首页 >> 品牌政策 >> 上海 >> “上海制造”怎样构筑新的战略优势

“上海制造”怎样构筑新的战略优势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根据发展阶段转换和国家战略目标导向,先后在资本技术密集型重化工业、融入国际产业分工的外向型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中,率先创新突破、转型升级,确立了“上海制造”的发展优势。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上海制造业面临着把握科技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突破多方面深层次的制约因素、在服务国家战略和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中构筑新战略优势的重要挑战。

  不同阶段转换中率先升级

  近40年来,上海借鉴国际工业化发展经验,紧跟国际产业发展前沿,在工业化发展阶段转换中率先转型升级,形成了“上海制造”的战略优势。

  上世纪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上海制造业率先推动资本技术密集型重化工业发展,确立了工业化中期的制造业发展优势。在“调整中发展”和“发展中调整”战略引领下,以上海石化、宝钢、上海大众等项目为标志,加快推动从轻纺工业到重化工业的转型升级,制造业成为这一时期上海经济快速增长的核心支撑。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期,上海在发挥比较优势融入国际产业分工的外向型产业发展中率先突破、创新转型,确立了工业化中后期的发展优势。在浦东开发开放和“四个中心”建设目标的引领下,以发展、调整、提升战略为导向,产业升级取得重要进展。装备、汽车、钢铁、石化和生物医药规模扩张、能级提升,六大重点产业的发展优势不断提升,支撑了上海连续16年的两位数增长。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随着劳动力、土地等资源要素成本快速上升等因素,上海进入速度调整和动力转换的新发展阶段。以创新驱动发展、经济转型升级为引领,以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和中高端升级为导向,上海加快推动从工业化后期到后工业化阶段的升级,实现了后工业化阶段初期的持续稳定增长。从高新技术产业化到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再到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和新模式的“四新”经济培育,上海在中高端升级中迈出坚实步伐。

  特别是,2017年以来,上海制造业增速回升势头凸显,中芯国际、和辉光电二期、华力微电子二期等重大项目开工,机器人、船舶海工、新材料等领域的一批重点项目有序推进。“上海制造”成为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重要支撑。

  新时代,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型,既需要推动中高端升级,也需要在国际产业制高点重构中走在前列,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转变。新一轮国际产业竞争制高点重构,主要体现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上。上海作为我国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具有雄厚的制造业发展基础,并在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发展中颇具实力。更重要的是,在上海所依托的长三角地区,既有互联网巨头,也有制造业领军企业。依靠这一腹地产业基础,可以形成数据体量优势和市场规模优势。这为上海在国际产业制高点竞争中率先突破、占据主动,创造了重要的支撑条件。

  具体来看,上海可以依托互联网巨头和制造业领军企业,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 依托长三角的产业基础优势、数据体量优势和市场规模优势,培育跨行业、跨领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代表国家参与国际制高点竞争。同时,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还可以为上海、长三角和全国范围的企业提供大数据服务、云制造服务等,并依托工业互联网的数据信息共享和系统集成,支撑带动企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

  确立三个重点转型方向

  “上海制造”要构筑新的战略优势,需准确把握国际产业制高点竞争大趋势,确立率先突破的重点方向。

  第一,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型。

  在制高点竞争中,制造业领军企业向平台型企业转型成为核心力量。上海应进一步挖掘在制造业基础、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等方面的优势,重点聚焦高端装备、汽车、航空航天等产业领域,依托上海电气、上汽集团等行业领军企业,培育打造具有国际水准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企业级互联网平台;依托上海技术创新优势和长三角腹地优势,着力培育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多平台互联互通,构建设计、生产和供应链资源有效组织的协同制造体系;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与上海及长三角重点产业园区的互动,推动龙头企业将业务流程和管理体系向上下游延伸,促进中小企业业务系统向“云端”迁移;以企业级平台和跨行业、跨领域平台为支撑,积极参与国家层面的工业互联网参考架构和标准体系建设。

  第二,从硬件技术主导向软件系统功能主导转型。

  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渗透融合,使高端产品和装备的功能主要不是体现在产品和装备的硬件技术上,而是像苹果手机一样,由嵌入硬件设备中的软件和操作系统功能决定。目前,上海在工业软件和系统集成方面形成了一定的发展基础,在汽车、能源装备、钢铁、电子信息等领域形成了一批具有行业影响力的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根据制高点战略的目标导向,我们还需要在最关键的软件系统,包括产品和生产过程的设计软件、产品数据库软件、控制软件和生产管理软件开发等方面取得新突破;形成一批面向不同工业场景的工业数据分析软件和系统,以及具有深度学习功能的工业智能软件和解决方案,等等。

  第三,从企业竞争向产业生态体系竞争转型。新一轮国际产业竞争中,需要以大型龙头企业的网络平台为核心依托,通过网络化智能链接、数据信息共享,形成上下游企业、大中小企业和跨产业领域和跨产业链环节的整合,实现从龙头企业间的竞争向产业生态体系间竞争的转变。当前,上海在一些重要产业领域形成了较好的产业生态基础。比如,上海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具备涵盖芯片、车载终端、关键零部件、总线系统、应用软件、通信网络、内容提供、标准检测、知识产权等环节的完整产业生态;在机器人制造领域,集聚了一批机械传动、控制器、减速机等关键零部件制造企业和系统集成商,研发、生产、应用的完整产业生态初步形成。面向未来,我们需要通过制造业行业领军企业的平台化转型,构建以龙头企业网络平台为核心的产业生态体系,把龙头企业的行业领先优势转化为产业生态体系优势。

  找准五大品牌发展方向

  以制高点战略带动上海制造业升级,将促使“上海制造”品牌找到新的发展方向。

  一是精细化品牌。

  智能网络时代,精细化制造是高端产品竞争的重要方面。随着我国需求结构升级,精细化高端产品的市场空间快速扩张,精细化产品制造成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和市场竞争的新导向。上海需要发挥在工匠经验和精细制造方面的传统优势,推动传统优势产品的精细化升级。比如,在家电、照明等消费品行业,可依托现有的飞乐、三思、欧普、蓝宝光电、蓝光科技等品牌,打造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精细化品牌。

  二是智能化品牌。

  通过嵌入智能软件和操作系统,上海的智能网联汽车品牌优势正在形成。未来,还需以软件和操作系统水平能力提升为基础,在智能家居、智能家电、智能手机、智能汽车、智能眼镜,智能手表、智能可穿戴电子产品等领域打造新的智能品牌。

  三是平台型品牌。

  目前,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已充分展示了平台型品牌的重要影响力。上海在工业互联网发展中,可聚焦集成电路、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工业控制安全、智能新能源汽车、大数据、交互设计等领域,打造具有影响力的网络平台型品牌优势。比如,以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落户临港为带动,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品牌;依托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大数据联盟,打造大数据平台品牌,等等。

  四是个性化定制品牌。

  满足消费者多样化需求的个性化定制,将在新的产业竞争中占据重要地位。通过设备、生产线、车间和企业的智能网络链接,形成柔性化的生产方式,可大大减少多样化产品的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上海应该发挥在市场需求方面的规模优势和多样化需求优势,通过个性化需求和个性化制造的有效对接,在服装、家具、智能手机、家电等领域打造具有影响力的个性化定制品牌。

  五是时尚创意品牌。

  以上海时尚之都建设和创意之都建设为带动,培育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上海时尚创意品牌。重点可聚焦服装服饰、家具家居、工艺美术、健康运动、美丽保健(日化用品)等行业,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应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