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资讯快递 >> 毛猛达沈荣海《石库门的笑声》演绎大城小事

毛猛达沈荣海《石库门的笑声》演绎大城小事

毛猛达沈荣海《石库门的笑声》演绎大城小事
“久违的独脚戏,该醒醒了”


晨报记者 邱俪华

  石库门是上海的代名词、约定俗成的城市符号,石库门里的光影变幻记录了改
革开放40年来上海市民的生活变化,也是上海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缩影。独脚戏作为上海非
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就像是一个能量源源不绝的笑料罐头,虽说近年来稍显落寞,却并未丢失上海人对它的期待。如今,独脚戏将借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春风,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
昨天,由编剧梁定东撰稿,毛猛达、沈荣海挑梁的独脚戏新作《石库门的笑声》宣布将于9月24日-30日在兰心大戏院登台。“有时候看到演了二十几年的段子还在演,真的汗颜,这是我们滑稽人没有做好。所以这次写接地气的新作品,请新老观众一起来感受独脚戏这一海派文化的独特魅力。”采访中,毛猛达对记者说。

  “演了二十几年的段子还在演,汗颜”

  几年前就立下雄心壮志要再闯一番天地的毛猛达坦言,打造这部作品就是为了要为“醉生梦死”许久的独脚戏灌下一碗“醒酒汤”,也让所有的滑稽戏从业者“醒一醒”。观众需要的不只是屏幕上昙花一现的段子,不只是仓促上马、隔靴搔痒的感官刺激,也不只是高级音效制造的罐头笑声,他们需要真正的属于上海人自己的作品,“有时候看到演了二十几年的段子还在演,真的汗颜,这是我们滑稽人没有做好。”
毛猛达表示,随着剧场的变迁、剧目的匮乏,本来深受观众喜爱的滑稽艺术日渐式微,“我们也做过很多努力和尝试,比如曾经在黄浦剧场坚持了两年的滑稽专场,但后来也坚持不下去了。原因是创作跟不上,老段子反反复复讲,天长日久,不仅新观众不来,老观众也越来越少。”这样的现状,令毛猛达和他的同仁们十分着急,而创作有上海特色的接地气的新作品,把新老观众重新请进剧场,这是他和老搭档沈荣海这次合作《石库门的笑声》的初衷。
两人表示,“石库门”是上海的象征,“石库门里的笑声”是属于上海人的笑声,也是这一方水土给予土生土长的他们的一份厚礼。生于斯长于斯的上海人有着自己独特的语言和诙谐幽默又不失礼的表达方式,应当通过一部又一部的好作品,将这份文脉传承下来。”他们也非常自信会受到观众认可,“无论是在生活艰苦的过去,或是节奏快、压力大的当下,观众最缺少也最需要的永远是笑声。以上海方言为基础的独脚戏,既是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也是最贴近上海人生活的艺术种类。”

  独脚戏吸引力不够?事实并非如此

  尽管现状堪忧,但滑稽戏、独脚戏真的不再具有艺术魅力,不再能占据当下的市场,俘获这个时代的观众的心了呢?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此前刚刚落幕的2018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运用沪语配音重新推出的谢晋名片《大李小李和老李》意外成为“爆款”,初期排映仅三场,后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挤出档期又加演两场。无论是《大李小李和老李》在时隔半个世纪后以沪语版“再掀高潮”,或是再早些时候申城掀起的脱口秀浪潮,这些表演形式或是内涵笑料,都离不开独脚戏打下的基础和老一辈独脚戏艺人的贡献。
潮流总是周而复始,或许就像“三李”售罄时媒体评论的那样,“在扮丑的造型、夸张的肢体动作和隔靴搔痒的车轱辘笑话都难以挽救观众笑神经的当下,或许唯有向传统曲艺中汲取养分,才有扭转局势的可能。”而独脚戏,会否成为这个时代新的“大IP”,让人拭目以待。“独脚戏很优美,讲的都是标准的上海话,现在的上海小囡都不会讲上海话了,我们要让他们走进剧场,感受海派文化的魅力。”毛猛达说。

  讲的故事以小见大,七个原创接地气

  《石库门的笑声》的创意编排是个集体创作的过程,由编剧梁定东执笔,上海滩咖啡吧代言人“阿德哥”毛猛达和他傲气的老搭档沈荣海挑梁,以上海标志石库门为背景、独脚戏传统的双档形式进行演出,内容涉及上海文化、上海制造、上海服务、上海购物这上海“四大品牌。作品以上海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讲述40年来大上海从硬件到软件、从金融贸易到文化生活360度全方位的变化,上海日新月异的变化,都会被这对“名嘴”娓娓道来。毛猛达表示,这次讲的故事都是从普通市民身边说起,以小见大。
借助脱口秀的外包装,裹着传统独脚戏的内核,这场独脚戏集锦有《万宝全“四”》《千变万化》《三喜临门》《一体世界》《我爱文化》《难与不难》《上海未来》 七个全新原创独脚戏组成,既有关联又相互独立,形成“魔方”式的有机组合,不论从哪个节点进来听,都能自然融入。
此外,在七个独脚戏的主要组成以外,还有根据每日新闻即时创作的“滑稽说热点”,发扬滑稽戏灵活机动的特点,发挥滑稽戏针砭时弊的功能,彰显社会正能量,“不能忘记讽刺才是独脚戏的艺术之魂。”
尽管还在打磨过程当中,但沈荣海说,自己常常会在睡梦中笑醒。毛猛达也“剧透”,七个独脚戏作品每一个都来自最鲜活的当下生活,比如关于“姥姥和外婆”,观众也可以现场看到两人详细解读两者的差别。

编辑:黄晨晖